走心不走肾

【王男/非哈蛋】I'm a princess

挂鹿角的不明叶子:

司蓝湛月:



#警告:这是一个奇怪的CP#




#警告:这是一个清水煮百合#




#警告:哈蛋出来是打酱油的#








大家好,我是一个公主,我住在Scandinavia。




我最近很不开心,因为我的存在感太弱了。




通常你们容易在虐文里见到我,画风是这样的:艾格西跟公主结婚了,哈利黯然神伤远走他乡;艾格西跟公主结婚了,哈利带着伤痛的开成了一朵花;艾格西跟公主结婚了,哈利黯然神伤独自去出任务然后他挂了……




有时候你们也会在甜文里看到我,画风是这样的:艾格西跟公主吵了一架,因为他做梦叫的是哈利的名字;艾格西跟公主吵了一架,因为公主发现他心里一直记挂的是哈利;艾格西跟公主吵了一架,因为公主抽烟喝酒烫头……哦不,吸毒!




总之,基本上没什么好事。So,我感到很不开心,我决定离开Scandinavia去散散心。




让我没想到的是,在我散心的途中,我捡了,不对,是救了一个人。




一个伤得很重的小姑娘,她深金色的头发上染了不少的血迹,却还是淡淡的散发着一种暮霭一样的微光,小女孩一样的身体却穿着厚重的西装,她倒在路边,在我回程的车轮旁,眼睛痛苦的闭着。




虽然我的保镖们都认为身份不明的人我应该远离,但我还是执意要把她带回皇宫去医治。




你们都知道,我是一个公主,通常我是被保护被救的对象,而这个人,是我这辈子救下的第一个人,我想看到她那双美丽的眼睛睁开。




后来证明我果然没看错,那双眼睛像琥珀般漂亮。




只是,她睁大眼茫然的看着我,问我:“这是哪儿?我是谁?出了什么事?”




经典的失忆三问。




她全身上下没有任何可以证明她身份的东西,她也记不起任何关于她身份的线索。但是不管她是谁,她是我救下的人,那在找到她家人之前,她就是我的!我把她留在皇宫,我叫她My little girl,尽管她的举手投足中总有着一种似乎跟她年龄不符的老成。




虽然失忆,她依旧是一个优雅的小女孩,从皇室用餐礼仪,到晚礼服穿搭,从马术到品酒……她无一不擅长。我猜想她大概是某个贵族家的小姑娘,但不能解释的是她的双手却是略微粗糙,布满细小的伤痕。




从此,我的世界不再那么一成不变。我们几乎一天24小时都在一起,早饭在一起分享我烤得不成形状的黄油面包,下午茶在一起吐槽那些所谓上流名媛们的矫揉造作,舞会的时候她在我右手边,机智幽默的替我挡掉那些讨厌的追求者。但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,我看得出,她不开心,那双琥珀色的眼眸中时常出现一种,我想应该是叫做“孤独”的东西,我知道,皇室不是她的家,她想回到真正属于她的地方去。




于是,为了帮她找回记忆,我放下了政务,陪着她去世界各地,去她有哪怕一丁点儿记忆的地方。




我们走了很多很多地方,从哥本哈根到夏威夷,从到雅典到阿姆斯特丹……看过极光,爬过东京铁塔,喂过布拉格广场的鸽子……我们总是说起以前,比如“你以前应该有很多追求者”“你的母亲一定很美”“你小时候一定很顽皮”,但,我们却很少说起以后。




我无数次告诉自己我应该终止这场不会有结果的旅行,回到Scandinavia去,可我又无数次希望……这场旅行根本不会有终点……




然而事与愿违。




一场看起来是策划已久的对我的刺杀,成为了我们的终点。




我们一路躲,一路逃,当身边的保镖陆续的中弹倒下,而对方还不断有人涌上来时,我甚至开始有点怀念我那个kingsman前男友了……




早在一开始遇袭的时候,我的little girl状况就很不好,她似乎在发烧,一直在发抖,脸色苍白,眼神茫然,她抱着头似乎她的头快炸成烟花了一样。我想她大概被吓坏了。




“对不起”我抱着她,想要安慰她,但她推开了我,仿佛失去理智。




对不起,连累了你,对不起,我恐怕不能再陪着你找记忆了。




你的命是我救的,我不能再让你因我而死。




我把她藏在最后一处安全屋的衣柜里,告诉她一定不能出去,除非有救援的人来找到她。我告诉她如果能躲过这一劫,请好好活下去,还有,请不要买明天的报纸。




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,我只来得及狠狠的抱了她一下,亲吻了她的金色头发。那一刻我才发现,我想我是爱着她的,陪着她走遍世界的日子是我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光,就算这段时光即将结束于失去生命,我也不会后悔。




我拿起防身手枪走出卧室,尽管我觉得这枪保护不了我什么。




我的最后一个保镖倒在了外面花园中,我向着快碎裂的防弹玻璃幕墙和门外的刺杀者走去。




也许这结局也不错,我再也不用看到有人为了我而死在我面前了。




这时候,我感到一只冰凉的手搭在我的肩上,指尖稍有些粗糙却十分有力,那力量阻止了我的前进。




我听见一个纯正的英国口音,她在说:




“请站到我的身后去,我的公主。把自己藏好,以免我不小心误伤到你。”




那只冰凉的手从我手里拿过了枪。




玻璃幕墙在我面前碎掉。




一个深金色头发的人影冲了出去,优雅得像一个盛装的骑士。




 




大家好,我是一个公主。刺杀事件结束以后,我立刻动身回到了Scandinavia,并且中断了跟她的任何联系——在知道我的 little girl还有一个名字,叫做Lancelot 以后。




kingsman什么的!我真是受够了!!!




 




 伦敦。kingsman总部:




 




“艾格西!我要杀了你!”




“别这样冲动!要淑女!洛克西!这不能怪我!”




“你毁了kingsman的声誉!”




“别这么说亲爱的,我好歹是kingsman的颜值担当”




“至少在恋爱和分手礼仪方面,我想你连及格都算不上!”




“好了洛克西,别生气了……我可以帮你追公主啊!我知道她所有的兴趣爱好,她爱看的电影,喜欢的明星,常吃的零食,我知道她最喜欢的内衣颜色,我还知道她的敏感点……”




“哦?那你知道的真的不少嘛,Galahad。”




“哈……哈利!你什么时候来的!?”




“在你提到‘内衣’的时候”




“呃……我可以解释!做为一个kingsman,了解得多一点总没有错……”




“Galahad骑士,下午的负重训练增加2小时。”








#原谅我脑洞开太大但是笔力跟不上,总的来说这就是一篇流水账……就请当个提纲看吧#


评论

热度(83)

  1. 走心不走肾挂鹿角的不明叶子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挂鹿角的不明叶子司蓝湛月 转载了此文字